肉金谈不拢‧嫖客下毒手‧勒死癌妓(柔佛‧新山23日讯)一名从事卖淫工作已有逾10年的患癌妈妈,曾遭一名印度族嫖客恐吓要用刀割她的颈项,不料在数天后,她被发现遭人用小毛巾勒死在床褥上。同行的友人相信,她可能因为与嫖客谈不拢价钱,继而遭嫖客下毒手。这起谋杀案于週日晚上8时,在马西伯沙路一间店屋2楼发生。31岁死者黎慧诗小名“小妹”,已婚并育有两名孩子。她的身材娇小,患有逾10年的癌症。她被发现时,身穿短花衣裙子,内衣裤完整,床褥旁则留下一条小毛巾。嫖客曾恐吓要割断其喉据了解,事发前几天的一个傍晚,黎慧诗曾被一名印度族嫖客恐吓,对方扬言要割喉杀死她,当时她还说不怕,反正她患癌,人也快死了。事发当晚,黎慧诗托一名在楼下把风的男性友人替她打包食物,这名男性友人打包回来后,照平常一样在楼下等她下楼拿食物,可是他等了逾半小时都不见她出现,便上楼查看,这才揭发命案。同行的友人说,黎慧诗17岁便从事卖淫工作,之前是在隔壁的淫窟与她相认的乾妈工作,今年初才自立门户,以月租约500令吉租下案发2楼卖淫。据了解,事发的2楼共有3个房间,不过其他两个房间空置着。同行友人相信她托打包的友人去买食物后,才接到嫖客,在打包的友人回来时,嫖客早已逃之夭夭。疑不满服务欲取回钱争执黎慧诗的同行友人说,黎慧诗的嫖客有不少是外劳及马来人,但针对黎慧诗是否遭到变态嫖客下毒手,她说,这个可能性不大,并相信是嫖客在与黎慧诗做爱后,可能不满性服务,对方要向黎慧诗取回所付的钱时,两人无法达致共识,嫖客因而起杀机。她不能确定之前恐吓黎慧诗的印度族嫖客是不是嫌犯,因为事发前好像没有人看到黎慧诗接的最后一名客人是谁。至于黎慧诗在事发时衣着完整,她称,她们做那回事,有时并不需要脱光衣服的。“如果黎慧诗不是自立门户,可能就不会丢命,因为在有老鸠看头看尾时,兇徒要下手就没那幺容易。”接客到半夜没休息黎慧诗提供性服务的收费一般,有时生意好时一天有十多个顾客,生意不好时也有五六个顾客。同行的友人指出,黎慧诗提供性服务的时间从10分钟到20分钟不等,收费一次几十令吉。“这一带的性工作者一般是在上午9至10时开始接客,晚上10时就结束‘营业’,但黎慧诗因是自立门户,有时做到半夜都没有休息。”商家指当地治安不靖性工作者遭谋杀后,当地商家议论纷纷,并申诉当地治安不靖的问题。一名手机店商家说,他于6天前遭两名骑摩多的匪徒抢走价值逾1000令吉的手机预付卡。当时是下午2时,两名共乘一辆摩多的印度族匪徒来到他的店前,其中一人下了摩多要买大量手机预付卡。对方叫他开单,还向他要一支烟。对方拿了预付卡,就一边抽烟走了出去,没有给他钱就上了摩多逃走。他指出,几个月前,大街上也上演抢金鍊的事故。他说,当时一名马来女子坐在嘛嘛档吃东西,同籍的抢匪抢了她的金鍊就跑,结果匪徒遭公众穷追不捨,最终被活擒及移送法办。看钱很重不乱花钱黎慧诗的同行友人说,黎慧诗是自愿从事性工作,由于她与丈夫的婚姻关係不佳,所以她们从来没有看过她的丈夫。“从事这行的人大多为了钱,她曾说要赚钱来供孩子读书,但我从来没看过她的孩子。”她说,黎慧诗是一个把钱看得很重的人,平日非常节俭,不乱花钱。脱离乾妈自立门户黎慧诗于去年的一天凌晨也曾遭嫖客用手勒颈,当时她并没有受到大伤害。她的同行友人说,慧诗今年初要出来自立门户时,她的乾妈也拿她没办法,她是这名乾妈手下唯一一个自立门户的。如今黎慧诗的乾妈手下只有三四位“小姐”。2女儿交伯娘照顾黎慧诗与40岁的丈夫黄宝忠育有两名分别11和14岁的女儿。来自霹雳州怡保的她,婚后与住在哥打丁宜的丈夫迁居新山,至今已逾10年。不过,她把两名女儿交托哥打丁宜的伯娘照顾,丈夫则在森美兰州芙蓉工作。她的家婆在接获警方通知后,已获悉媳妇遇害。警:财物没遗失非劫杀斯里阿南警区主任罗斯兰受询时指出,死者的财物没有遗失,所以这不是劫杀,警方还在调查兇徒的干案动机。“警方于晚上约10时30分接到投报,死者是遭被人用小毛巾勒死。”他说,警方已援引刑事法典302谋杀条文,调查这起案件。性工作者最怕遇醉客同行的友人说,性工作者甚幺人都见过,但最怕的是遇到喝醉酒的嫖客。“有时我们会拒绝醉猫,但收了钱的话,只好硬着头皮做。”至于是否遇过变态的嫖客,她说她曾碰过这种情况,当时她只好与对方“斗”变态。自尊心强借大车来驾同行友人说,黎慧诗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,希望让外人感觉她是女强人。她曾拥有一辆宝马轿车,不过后来卖掉了。“她平时驾大车,不过都是向别人借的,有时借一两小时就归还。”她说,黎慧诗之前开过酒廊,但已结束营业。‧2012.04.23